银河6163,银河6163首页,6163银河com

职工天地
首页
>职工天地>文化艺苑

金城记忆

来源:肯尼亚RWC497项目   作者:曹姝姗   时间:2019-11-05   浏览次数:  【字体:

爱上牛肉面的那一年,我20岁,如今已过去6年了。

说起牛肉面,我常和朋友们说:“任何一碗离开了兰州的牛肉面,它就只配被叫做兰州拉面。”仿佛金城的黄河水赋予了牛肉面灵魂,哪怕是出自同一个师傅的手,少了那点黄河水,终究不是牛肉面的味道。

兰州于我,缘起于求学。

还记得第一次到兰州,是大学新生报到的时候,爸妈专门请了假送我去上学。那时,西部地区的动车还没有通,我们一路坐着K字头的绿皮车,从宜昌辗转西安,熬了近一天一夜的硬卧才最终抵达金城兰州。在我爸后来的回忆里说起这段经历,他还是会忍不住皱眉。当我们越过了秦岭,火车从西安开出,窗外的树越来越矮,树冠越来越分散,山坡上的植被慢慢变成枯黄的野草,裸露的黄土地越来越多的在眼前渐次铺散开,铁轨两旁的屋顶越来越平整,他的内心也越来越难过。他嘴上不说,只是含糊的提起家里独生的闺女就要去如此凄荒的地方上学了。可我知道,他没表达的,是对这个持续纠缠了他小二十年的“害人精”,就要正式开始一个人独自生活了的心疼和不舍。也是因为这种不舍,我再也不忍心叫他们送我上学,不知不觉就活成了别人眼中独立潇洒的模样。

 

第一次到兰州少不了的定是一碗牛肉面,当然那个时候我和每一个外地人一样,还叫着兰州拉面,在师傅问要啥子面时吞吞吐吐的说着都行。师傅瞥了眼小票,估计是从我不同寻常的举止里看出是个新来的异乡客,问了句“辣子要不”,我唯唯诺诺的应着“能吃的能吃的”,给我们仨惊喜的呈上三种不同的面条。

脸盘大的海碗端上来,油亮的红辣子、细碎的香菜末混着蒜苗就那么覆盖住大海碗,一时间竟让我找不出一个好的形容词,或许陆游的浮翠流丹便是这一碗牛肉面给的灵感?举起筷子轻轻一拨弄,亮黄色的面条里夹着几片晶莹剔透的白萝卜,仨人从三个碗里捡出不同形态的三种面条,呲溜一口,西北人的豪爽劲儿竟也在我们几个南方人身上显现出来。也是后来,我才知道那天我们吃的牛肉面里,有毛细、二细和大宽这三种最受欢迎的规格。

“咦,这面里的肉呢?”若不是我妈发出这种疑问,我或许还沉浸在择蒜苗的小把戏里。环顾四周,又看了看墙上的菜单,哟呵,原来这牛肉竟是和面分开卖着呢。为了能用最兰州的方式吃牛肉面,我起身到收银处要上了二两牛肉。薄薄的十来片,每一片都很考验厨娘的刀工,用筷子夹起来对着灯光,牛肉的肌理像是一幅抽象画,边缘的牛筋呈现出诱人的光泽。将牛肉片浸入面汤中,等待三秒,再随着面条送进嘴里,吸饱汤汁的牛肉裹挟着面条,带着肉和面和汤混合后最浓郁的风味席卷整个口腔,强迫每一个味蕾为他们的完美表演鼓掌。那时我19岁,初识兰州,以为这就是最兰州的方式了,现在看来,还没能真正了解它。

开始独立生活后,我有很久都没有再去吃牛肉面,吃惯了米饭的我着实不解,兰州人如何能一天三顿都吃牛肉面,再一次去吃牛肉面时,我已是20岁了。

那天课后,和朋友一起约着去吃饭,出了校门向正南走上百十来米,便是一家牛肉面馆,朋友喜欢的紧,我倒更偏爱它隔壁的羊肉面片。我这个人,对吃向来挑剔,不过为着朋友一句允诺,要向我展示最正宗的牛肉面吃法,便随了他的意。

进了店,我去找个两人坐的位子,朋友按照真正最兰州的方式:要上二两牛肉,再来上两份小菜和鸡蛋,送了小票去后堂,他还不忘嘱咐一句“韭叶,辣子多些面多些”。

韭叶这个名称有点意思,面条也确实对得起这个称号。不同于二细、毛细,它通体呈扁平状,每一根都和韭菜叶差不多宽,十分考量拉面师傅的手艺,宽了窄了都不能称之为合格的韭叶。口感上,韭叶筋道却又不会粘牙,总是让我想起家里晚上十点半的那碗挂面,虽然只是简单的配上青菜、生抽和猪油,偶尔还会加个荷包蛋,却充实了高三无数个紧张而又焦虑的日夜。

当然,并不是说只有韭叶才是最正宗的吃法,但正是这碗韭叶,俘获了我的舌尖,让我彻底爱上牛肉面,以至于不管后来身处何方,也不管这碗面是否配得上牛肉面的头衔,都只愿意为韭叶而将就。

再后来啊,我毕业离开了兰州,不论是在北京培训,抑或是现在的异国他乡,总是忍不住走进那间兰州拉面馆,要上一碗韭叶,吃完了面再捧起大海碗,将面汤喝的一滴不剩,仿佛是吃净了这碗面,时间就能回到从前……说到底哪里有独立而又潇洒的人格呢,只不过是坦然接受别离而后奋力前行。

兰州之于我,应是第二故乡。

吾虽仗剑走天涯,岂敢余生不思家。


Baidu
sogou
银河6163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