银河6163,银河6163首页,6163银河com

企业文化
首页
>企业文化>社会责任

帕米尔高原上的生命接力赛

来源:塔吉克斯坦库河东金矿项目   作者:张宇   时间:2019-12-13   浏览次数:  【字体:

目前十九局国际公司在建的库河东金矿项目,位于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以北约150公里的雅夫奇-塔格比-库马尔克山体区域,施工区域为海拔3500到4191.8米的高原,区内相对高差约1600米,地形切割较强,沟谷坡降大而急,自然山坡坡度陡,一般为35度到50度,局部为悬崖峭壁。

受高山地势影响,进入十一月份,矿山上的天气已经开始变得更加肆无忌惮地任性,瞬息万变,昼夜温差大,采矿区风力十足夜间最低温度可达零下16摄氏度。在这个海拔4100米四季混搭的高原上,奋战在一线的工人是最辛苦的,披星戴月的忙碌着,似乎要用自己的工作热情抵挡严寒、融化积雪。

温度高低不定,衣物增减无规律,气压也随着温度的高低变的忽低忽高。在高原工作,最担惊受怕的就是大气压的不稳定,这也是造成高原反应频率增加的最主要因素。由于我们项目所在的帕米尔高原几乎没有植被,相对于同等海拔的地区来说,空气含氧量要少很多,因为缺氧而导致的高原并发症也更多。十一月份还没有过完,项目出现过高原病反应的员工就有23人,血压最高的达到191,最低的63,心跳最高的达到121,最低的49,头晕、恶心、肠胃不好等都是家常便饭。进入低温的这一段时间里,由于我频繁的去医院接送病人,跟医院的医生关系也相处的很和谐。有一位内科医生Kalaliste跟我开玩笑说,Mr Zhang,我给你提供一张床,以后你可以免费住我们医院里。

记得两个月前,一个终身难忘的夜晚。晚上下班吃完饭,我正在房间里整理当天的爆破资料,一位塔国工人匆匆地打开我的房门大喊着,Mr Zhang,快快快,一个司机有病了(塔语)。我就赶紧随着他跑了过去,看到病人的一瞬间我愣住了脑子一片空白。阿必布洛(一位塔籍工人)半躺在床上,头上脸上全是汗,大口大口的喘气,另外一人从后边抱着他。回过神来,当时脑子里第一个念头就是呼吸困难,缺氧需要赶紧供氧。我就火速的跑到项目的休整室把制氧机提了过去,迅速给他戴好氧气罩,与此同时安排一辆皮卡车司机做准备,马上送往山下医院抢救。

项目营区到山下联络桥头的23公里盘山路有25道弯,平时下山大概需要45分钟左右的时间,人命关天的时刻,车速也随着焦躁的心情快了起来。我坐在后排座上,拿着氧气袋让阿必布洛吸着氧,一遍一遍地喊着他的名字。心里只想着救他,救他,救他。慌乱之中就一直催着司机开快点开快点,生怕把时间耽误在路上。45分钟的路程我们仅仅用了19分钟,快到山下联络桥头时司机打开双闪灯向保安大喊着,快开门、快开门、救人、救人。

救命的路上抢的是时间,拼的是速度。离医院大概还有五公里的时候,阿必布洛突然没有了呼吸,我摸了一下脉搏也不跳动了,而且眼睛死死的盯着车顶棚看,也不眨眼睛。脑子里突然联想到电视剧人死了的情形,跟他现在的状态一样,我害怕了。瞬间大喊了起来,阿必布洛、阿必布洛你快醒醒。司机被我突然大喊吓了一跳,翻译也赶紧喊他的名字。我发疯似的对司机说,比斯特、比斯特、比斯特(快、快、快)。

终于到了医院,当看到阿必布洛睁着眼睛被医生抬上担架的一刹那,我永远也忘不了他那双没有闭上的眼睛。由于紧张过度再加上山路车速过快,我突然呕吐不止,感觉快要把肺吐出来一样,吐完后没来得及漱口就赶紧跑到急救室的门口。我感觉自己的心像快要跳出来一样,徘徊却找不到出口,只知道自己将面临一项艰巨却又不得不为的重任,心里很煎熬……真希望心里能痛痛快快地下一场雨,冲掉我怦怦心跳的恐惧和不安。

时间似乎故意和我作对,走得极慢,烦躁、焦急一起涌上心来,我不停的看表,盯着那慢慢移动的秒针,心里默默的为他祈祷着。翻译和司机也是显得格外的焦躁,虽然我们来自不同的国度,虽然我们语言不相同,但是救人心切和焦急等待的心情却是一样的。阿必布洛推进去不到三分钟,突然急救室的门打开了,一个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的医生出来了。难道要出现电视里那种医生出了抢救室对家属摇摇头叹气的镜头吗?我不敢想,也不想去想。医生告知翻译说,病人已经死亡,他们正在抢救,需要签署一份抢救同意书。我心里顿时仿佛被无形的大石压住,嘴巴不停的颤抖。我迫不及待的告诉医生现在人命关天,我就是他的家人,这个同意书我来签。

我时不时地裹紧外套,脚下不停地挪换着脚步,心急如焚像热锅上的蚂蚁。心里一直在胡思乱想,人生一世,草木一秋,对于阿必布洛来说却变成了虚无。他还这么年轻,如果抢救不过来我怎么跟他的家人交代。项目经理程绍山一遍一遍地打电话询问病人情况,这让我的心里更为忐忑和不安。十五分钟的抢救结束了,医生面带着笑容告诉翻译说,如果你们在路上哪怕耽误五分钟,我们也无能为力,现在病人还没有苏醒,生命体征已经恢复正常,你们战胜了自己战胜了时间,同时也感谢你们中国人救了我们塔吉克斯坦人。也不知道是因为感动还是激动,发自内心的眼泪夺眶而出,我一把抱住了医生,嘴里一直说着撕吧席巴、撕吧席巴(谢谢)。

图为病人抢救成功后项目管理人员与医生握手表示感谢(赵力全 摄)

但愿这个世界是一个回春的世界、光明的世界,让我们在等候中向悲哀告别、向新生憧憬、向健康祝福、向文明希望……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参与抢救一个没有心跳没有呼吸的人,其实心里更多的欣慰。如果自己决断错误、如果路上时间延误、如果……后果真的不堪设想,或许留给我的是一辈子的遗憾和自责。

出院后的阿必布洛带着家人,拿着鲜花和馕饼(塔国人最高礼节),来到我们项目部说:“我在瓦亚铁路的时候就已经入职为一名装载机司机,今年是在中铁十九局工作第五年了,项目的领导对我一直都很照顾,2016年我孩子得了重病住院,项目部还给我捐了6000多索莫尼,帮助我家度过难关,这次又救了我一次,我特意带着我的家人来感谢你们,很遗憾的是因为我身体原因,以后不能跟着你们工作了,但是我会祝福你们的,愿真主阿拉保佑你们身体健康”。最后还用中文说了一句:谢谢你们CRCC。

经过这一次刻骨铭心的抢救经历,我突然对人生有了很大的感悟。今生,无论贵贱贫富,无论在单位职位高低,请珍惜身边的人,互相理解才是真正的相处,感情不受国度和语言的障碍,愿高原上所有的家人们都能有一个健康的体魄。

Baidu
sogou
银河6163 网站地图